首頁  >  文化歷史
                  水滸中 一直收容犯罪分子的柴進是否早有造反想法

                  2022-08-15 來源:騰訊歷史

                  在水滸的世界里,江湖上有幾大IP,山東鄆城縣的及時雨宋公明、東溪村的晁保正、滄州橫??さ男⌒L。他們三個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仗義疏才,喜歡結交江湖義士。

                  在這三人中,柴進很有特點。梁山上的很多好漢都與他有些淵源,最初的梁山大寨就是在他的贊助下成立的。


                  他經常囑咐橫??じ浇木频辏?/p>

                  酒店里如有流配來的犯人,可叫他投我莊上來,我自資助他。

                  資助土匪城里山寨對抗朝廷、資助過往的朝廷要犯,柴進的這些做法總是給人一種很怪的感覺,這人八成腦后有反骨,想要造反!

                  那么,柴進真的是這樣的人嗎?

                  柴進是什么人呢?

                  酒店的主人是這么說的:你不知,俺這村中有個大財主,姓柴名進,此間稱為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喚做小旋風。他是大周柴世宗嫡派子孫,自陳橋讓位有德,太祖武德皇帝敕賜與他誓書鐵券在家中,誰敢欺負他。

                  柴進是皇室宗親,不過有些可惜,是前朝的。不過,好在趙家人還是有些良心的,沒有把柴進趕盡殺絕,反而優待起了柴家的后人,賜給他們誓書鐵券,也就是所謂的丹書鐵券(免死金牌),有了這一層保護,柴進基本上幾句可以過上無憂無慮的躺平生活了。

                  有了這樣的先天條件,柴進的日子過得那叫一個舒坦,喝酒、練武、打獵,成了他的日常。

                  不過,這樣的日子過久了就有些平平無奇了。

                  關于柴進是什么人,朱仝是這樣說的:

                  我只聞江湖上人傳說滄州橫??げ翊蠊偃嗣?,說他是大周皇帝嫡派子孫,只不曾拜識,何不只去投奔他?人都說仗義疏財,專一結識天下好漢,救助遭配的人,是個見世的孟嘗君。我兩個只投奔他去。

                  孟嘗君是歷史上有名的戰國四君子之一,他最令人熟知的事情就是養客,在巔峰時期他有三千門客。

                  有錢有閑的柴進,在百無聊賴之際也過上了孟嘗君一樣的生活。

                  無論是南來的還是北往的,佳木斯的,還是鶴崗的,只要前來投奔,柴進都會一一接納。只要投奔到柴進的府上,那么至少也會有“一盤肉,一盤餅,溫一壺酒;又一個盤子,托出一斗白米,米上放著十貫錢”的待遇。如是想在這里長住,柴進也是歡迎。

                  柴大官人好的就是面子。

                  “兄長放心!遮莫做下十惡大罪,既到敝莊,但不用憂心。不是柴進夸口,任他捕盜官軍,不敢正眼兒覷著小莊?!?/p>

                  這是柴進經常掛到嘴邊的一句話,這話聽起來十分地提氣。柴進之所以有這樣的底氣沒完全是因為祖宗的余蔭,他手上有誓書鐵券,一般人是惹不起他的。

                  在滄州一帶,很多人都要買他的面子。

                  在滄州的牢城營里,林沖將柴進的信給了差撥,差撥看了信后立刻說道:

                  “既有柴大官人的書,煩惱做甚!這一封書值一錠金子。我一面與你下書,少間管營來點你,要打一百殺威棒時,你便只說你一路患病未曾痊可。我自來與你支吾,要瞞生人的眼目?!?/p>

                  柴進的一封信就可以解決林沖的大難題,他的影響力可見一般。后來,林沖火燒了草料場,殺死了陸虞侯等人后,機緣巧合下,再次來到柴進的莊上,還是在柴進的幫助下,成功避開了官府的審查,逃往梁山泊。

                  在書的前半部分,柴進的生活那絕對可以用無憂無慮來形容,在“誓書鐵券”的庇護下,他完全就是一個體面的富貴閑人。他根本就沒有絲毫造反的理由。

                  “尊嬸放心,只顧請好醫士調治叔叔。但有門戶,小侄自使人回滄州家里去取丹書鐵券來,和他理會。便告到官府、今上御前,也不怕他?!?/p>

                  在柴進的叔叔柴皇城受到當地權貴殷天錫的欺侮后,柴進對他的嬸嬸如是說。

                  殷天錫仗著姐夫高廉的權勢,想搶奪柴皇城的莊園,柴皇城不肯,結果被殷天錫打成重傷。柴皇城沒有辦法,只能向之子柴進求助。

                  柴進得知消息后,帶著李逵和十多個莊客一起前往高唐州解決問題??粗迨灞黄畚?,柴進想到的不是以暴制暴,而是要與對方打官司。

                  一起去的李逵看不過去,嚷嚷著要用斧頭與殷天錫商量。柴進卻淡淡地說:

                  “李大哥,你且息怒,沒來由和他粗鹵做甚么?他雖是倚勢欺人,我家放著有護持圣旨。這里和他理論不得,須是京師也有大似他的,放著明明的條例,和他打官司?!?/p>

                  在柴進心中,還是希望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的,在他看來,他占理又有圣旨護身,這官司怎么打都是贏。

                  李逵還是不服氣,他主張先打后商量。

                  柴進則完全不同意,在他看來,這是“禁城之內”,是有王法的地方。柴皇城死后,柴進想著回家取回鐵券,然后去東京告御狀,打贏這場官司。

                  在殷天錫被李逵打死后,他告訴李逵逃命去,他自己則堅持要留下來打官司。

                  從這件事情上,不難看出,柴進是一個沒有“造反”心思的人,他想過的是安穩的日子。他很享受“誓書鐵券”給他帶來的特權和便利,他不想失去這些。

                  若是他真的有造反的心思,在他叔叔被欺侮那一刻,他就帶著莊客們起兵造反了。

                  此外,柴進雖然像孟嘗君一樣喜歡養客,但是他的目的卻與孟嘗君不同。

                  他雖然養客,但是他對那些客并不了解,也沒有真正地培養出什么像樣的心腹。像武松這樣的人,在他的家里住了一年,他也沒能發掘出武松的優點來。他接待“莊客”,更看重的是對方的名,江湖上有名望的,他招待地就殷勤。沒有名望的,時間久了就淡泊了。

                  他所重用的也不過是洪教頭這種沒有真才實學的小人罷了。

                  柴進是一個胸無大志,且安于現狀的人,說他會造反,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分享到:
                  責任編輯:夢月
                  小三好多水好会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