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海外之聲
                  揭秘“統一教”:一個“第二代”的死亡募捐之旅

                  作者:Yoonji Han蘇姍 王強(編譯) · 2022-08-11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中國反邪教網2022年8月11日消息,通訊員:王強】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參加助選活動時遭到槍殺后,事件背后的韓國邪教“統一教”引發世界各地媒體聚焦。美國“知情人”網站(Insider.com)自7月29日起連續發表韓裔記者韓延吉(Yoonji Han)撰寫的揭秘“統一教”信徒生活內幕文章,其中本文講述的是替“統一教”募捐的“第二代”青少年生活現狀。報道指出,正是這些青少年付出了包括生命在內的巨大代價,替“統一教”及文鮮明家族建立起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

                  文鮮明張開雙臂布道。他于1954年創立了“統一教”,宣揚其使命是凈化世界。原文配圖

                  “我為‘上帝’而戰!我會戰斗至死!”

                  蘇金(Sujin,化名)沉浸在這段吟唱中。那是2012年的夏天,她和其他四個青少年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美國公路旅行——從得克薩斯州開車到亞利桑那州,然后到新墨西哥州、加利福尼亞州和華盛頓州,一路為他們所在的教派募捐。蘇金和她的這些同齡人都是“世界和平統一家庭聯合會”(即“統一教”)的成員。他們售賣小飾品所募得的錢,只不過是“統一教”收入的零頭。

                  “統一教”由文鮮明于1954年在韓國創立,虔誠的教徒們深信文鮮明通過和平與信仰能統一世界。在他們的努力下,該教在韓國內外迅速獲得關注。這個新興教派運動20世紀70年代在美國達到頂峰,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國的追隨者,并因其舉辦的“圣婚祝?!保w包辦婚姻儀式)而惡名在外。據“統一教”發言人稱,“統一教”目前在全球擁有1000萬名信徒,在美國有1萬至2.5萬名,但專家學者認為實際人數要比這個數字低得多。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7月8日在助選活動中被暗殺后,該教重新進入公眾視野。日本警方和媒體表示,槍手山上徹也的母親是“統一教”信徒,母親長年大量捐款使得他們的家庭負債累累,山上由此對支持“統一教”的安倍感到憤恨。

                  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左三)與文鮮明及其妻子韓鶴子。久保木修已(Osami Kuboki,右一)多年來一直擔任“統一教”日本分會會長。原文配圖

                  “統一教”長期與一些國家的領導人保持聯系,其中包括美國前總統理查德·尼克松、羅納德·里根、喬治·W·布什和唐納德·特朗普,他們稱贊“統一教”“激勵著整個地球”?!敖y一教”現任日本分會會長田中富廣(Tomohiro Tanaka)曾表示,盡管安倍本人不是該教成員,但他一直支持該教的所謂和平運動。2021年,安倍曾為“統一教”所屬組織發表過視頻講話。

                  文鮮明的廣泛影響力以及隨之而來的財富受到密切關注,最終導致2002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對其展開調查。美國聯邦調查局發布了500多頁檔案文件,披露文鮮明及其“統一教”賄賂、強制信徒勞動,特別是通過出售小飾品聚斂錢財和其他捐贈等情況,不過并沒有對他提出任何指控。

                  作為“無罪之子”撫養

                  世代和平學院(The Generation Peace Academy)是個為期一年的項目,大多數出生在“統一教”的孩子,或者他們自稱的“第二代”,在上大學之前就加入了這個項目。這是“統一教”的一種成年儀式,考驗年輕信徒對文鮮明的信仰程度。蘇金參加了該教規定的培訓,并花了三個月時間在紐約布萊恩特公園傳教。這些培訓向“第二代”灌輸了“潔凈”的重要性以及對他們“真父”文鮮明的堅定信念。

                  蘇金說,“文牧師經常向父母施壓,要求他們正確撫養孩子,因為‘神佑之子’(‘第二代’的另一稱呼)注定是無罪的。人們期望通過潔凈的家庭組建一個新世界?!边@意味著他們被禁止飲酒吸煙,當然婚前也不能發生性行為。

                  “第二代”現在正處于該計劃的最后階段:募捐,即主要做小飾品銷售。他們一天的生活是從早上7點開始的:在城里四處募捐,用短暫的休息時間喝水吃飯。女孩們有時會在晚上去“酒吧掃街”,結隊到當地各家酒吧兜售小飾品。2002年,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市參與募捐活動中,18歲的“第二代”金珠·伯恩(Jin Joo Byrne)被人勒死后,“統一教”建立了這種結隊工作的制度。蘇金記得聽其他成員說,“統一教”頭目告訴他們,金珠死在被奸之前是件好事,死總比被玷污好。

                  2002年8月,年僅18歲的金珠·伯恩(左二)在一座公寓大樓里銷售服飾品替“統一教”募捐,被一名21歲的男子綁架、搶劫并勒死。(互聯網圖)

                  這些青少年兜售的防曬霜,是從菲律賓一家供應商那里以每件不到1美元的價格批發來的,被命令高價出售:小瓶標價15美元,瓶身上有一只粉紅色的火烈鳥,用綠色的草葉鑲邊。更貴的則標價35美元,上面有藍蝴蝶和棕翅蝴蝶之類的設計。運氣好的時候,蘇金一天可以賺到400美元。

                  “我們特能賺錢,”蘇金說,“他們鼓動我們對金錢來者不拒?!?/p>

                  蘇金(右二站立者)和其他五位“第二代”正在為“統一教”的世代和平學院募捐,為保護隱私人物面部做模糊處理。原文配圖

                  每天任務結束時,他們把募得的現金聚攏起來作為對“上帝”的“獻祭”上繳,其中一小部分用于購買團隊所需要的食物和汽油,其余部分“統一教”則宣稱用于“第二代”的海外旅行。三個月以來,全美各地有大約120個募捐者組成不同團隊,幸運的話每人每天能賺大約400美元。蘇金推測“統一教”據此能有大量進賬。

                  眾所周知,“統一教”在紐約州北部擁有數百英畝土地,其中至少有四個類似名為Gracemere和Belvedere的龐大莊園。據報道,“統一教”還花費1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系信徒自掏腰包或通過募捐活動所得——在韓國建造了清平宮(Cheongpyeong Palace),該宮成為“統一教”的圣地。

                  不過,在公路旅行中,蘇金時刻提醒自己不忘“核心使命”?!斑@與金錢無關,”文鮮明稱,“募捐之旅旨在專注你的內在目標,這能讓你更加接近‘上帝’?!碧K金心里不斷默念:獻上“上帝”之愛,務必到達(募捐)現場,從別人身上發現“上帝”。

                  獻給上帝的捐款

                  在一次募捐活動中,蘇金看到一位瘦高男士提著購物袋走過停車場。

                  蘇金猜測這名男士應該有四十來歲了,人看起來相當不錯,還問她信仰什么。當她提到《圣經》時,他變得話多了起來,并背誦起經文。

                  蘇金很是吃驚,因為她自己無法引用《原理講論》(Divine Principle)里的任何只言片語?!对碇v論》是“統一教”信徒所尊稱“真父”的文鮮明的“核心神學觀”和書面教義。她想,“他的信仰比我強得太多?!?/p>

                  這位男子問能否為她禱告,接著他就閉著眼睛低著頭,祈求“上帝”幫助這位年輕女子接受耶穌進入她的生命并獲得救贖。

                  蘇金首次被一個想法震動了,“這些人對別的宗教也如此虔誠,怎么會下地獄?”她問自己,“難道只有我所信奉的那個才是真正的宗教?”這個想法讓她為之恐懼,類似的想法紛至沓來,最終引導她脫離了“統一教”。

                  從教派到全球商業帝國

                  據“統一教”的《原理講論》稱,文鮮明于1920年1月6日出生于現位于朝鮮的一個村莊。他在一個基督教家庭長大,某個復活節的早晨他正在山頂上祈禱,突然看到了一個幻象:耶穌出現在他面前,要求他完成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之前未竟之事,通過生育“無罪之子”來凈化地球。16歲的文鮮明接受了這一使命,披上了彌賽亞(“救世主”)的圣袍。

                  1947年,文鮮明因異端邪說被韓國長老會開除,七年后他正式創辦“統一教”。1953年,他與第一任妻子崔元吉(Sun Gil Choi)離婚,理由是她無法接受他的教義。離婚七年后,他迎娶了他認為的“完美女人”韓鶴子(Hak Ja Han),兩人被信徒們奉為潔凈人世的“真父母”,他們的親生孩子則被稱為“真子”。

                  1984年時的文鮮明和韓鶴子。原文配圖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統一教”從一個教派團體發展成為一個橫跨北美大陸的商業帝國,包括學校、醫院、滑雪勝地、舞蹈學院和足球隊等?!敖y一教”所擁有的《華盛頓時報》,是一份位于華盛頓特區的保守派報紙,據稱美國前總統里根生前每天早上都會閱讀該報。它所擁有的曼哈頓中心,是一處位于紐約市第34街的大型活動場所。緊挨曼哈頓中心的紐約客酒店,是“統一教”在曼哈頓的主要辦公樓。

                  “統一教”稱它的多項業務每年可賺取數千萬美元,而有時候文鮮明和他的家人會住在該教擁有的某處豪宅中,例如占地18英畝的東花園(East Garden)莊園,就配有一個舞廳、兩個餐廳和一個保齡球館。

                  “統一教”大部分財富是普通的“第二代”享受不到的,是留給文鮮明家族和他的核心圈所有。信徒們加入“統一教”,吸引他們的不是財富,而是“統一教”的社群意識和救贖承諾。

                  匹配婚姻

                  蘇金的父母出于不同原因加入了“統一教”。她的父親身體強壯,在巴西圣保羅附近一個農場長大,有11個兄弟姐妹。他之所以加入“統一教”,是因為他父親是“統一教”的狂熱信徒。蘇金的母親是在菲律賓上大學時加入“統一教”的,她被該教提倡的社群意識所吸引。

                  結婚前幾天,他們才在韓國一個擁擠的禮堂里見面。當時男人站在一邊,女人站在另一邊,只需讓文鮮明指著一個男人,然后指著一個女人,就可以匹配成婚。

                  這對新婚夫婦通過蘇金的叔叔進行了他們第一次生硬交談,一人說英語另一人葡萄牙語,蘇金的叔叔充當了二人的翻譯。1989年1月12日,兩人在韓國接受文鮮明的“圣婚祝?!?,是當時在大型集體婚禮上由文鮮明配婚的數百對夫婦之一。

                  混血婚禮或“圣婚祝?!笔恰敖y一教”的常態,他們宣稱,旨在團結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

                  “婚姻創造了兩個家庭之間的關系,帶來了宗族和國家之間的和解?!蔽孽r明在其自傳中寫道,“韓國人和日本人結婚,有助于兩國的和解;白人和黑人結婚,有助于兩個種族的和解?!?/p>

                  一個“超越種族”的新開端

                  1982年7月1日,在紐約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辦的大型集體婚禮上,另外兩個“第二代”尤里(Yuri,化名)和哈娜(Hana,化名)的父母也得到了配婚和祝福。尤里的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日本人,而哈娜的父母親則正好相反。

                  “我認為我們的父母即很多‘第一代’們都是為了這種社群意識而加入的?!惫日f。

                  1982 年7月1日,文鮮明和他妻子韓鶴子在紐約市麥迪遜廣場花園舉辦“統一教”集體婚禮祝福儀式。原文配圖

                  像蘇金一樣,尤里和哈娜也是“神佑之子”——他們是神圣結合者們的后代,因此生來潔凈,身上沒有亞當和夏娃因受性誘惑而犯下的原罪。

                  “這種婚姻養育出來的孩子,代表的是和諧,因為他們繼承了兩個種族的血統,他們代表了人類超越種族的新開端?!蔽孽r明寫道。

                  雖然他們的父母自己選擇成為“統一教”信徒,但“第二代”沒有選擇,他們只是生在其中。

                  每逢星期天,哈娜的父母經常在凌晨4點叫醒他們,全家開車前往文鮮明家族擁有的紐約塔里敦占地35英畝的豪宅。禮拜儀式通常至少持續三四個小時,哈娜和她的姐姐難免會打瞌睡。

                  尤里在新澤西州納特利一個“統一教”大型社區長大,當時這里還是一個以白人為主的意大利裔社區。他目睹四個哥哥姐姐在學校遭受來自其他孩子的毆打和排斥,他們被譏笑是“文派亞裔孩子”。

                  尤里看著哥哥姐姐最終在他們自己的“圣婚祝?!被橐鲋械玫狡ヅ?。但是,“統一教”的教義和對潔凈的嚴格期望,與一些“第二代”在“外部”世界的親身經歷相沖突。這導致許多青春期“神佑之子”們開始對伴隨他們成長的“統一教”教義產生懷疑。

                  “他們說我們這些‘第二代’很特別,要求我們完美無瑕?!碧K金說。隨著蘇金越來越意識到自己復雜的性偏好——以及“統一教”的虛偽——她很快就對伴她長大的該教充滿質疑。

                  蘇金、尤里和哈娜最終都做出脫離“統一教”的艱難決定,這也意味著他們需要重新審視自己與家人和“上帝”的關系,以及他們自己的身份。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小三好多水好会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