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要殺4人!兒子活活掐死母親,背后的起因竟是......

                  作者:捉妖老怪 · 2022-07-06 來源:中國反邪教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一大早誰來敲門?劉長紅打開院門,原來是居住在只有一墻之隔的丈夫的哥哥孫瑞東。孫瑞東告訴她,母親“不行了”。劉長紅心里納悶:“好端端的一個人,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她急忙來到孫瑞東的家中,發現婆婆于鳳芹躺在地上,已經沒氣兒了,她趕忙回家告訴丈夫孫瑞祥,并通知了大妹孫秀芹。

                  等他們急慌慌地來到孫瑞東家時,發現母親早已渾身冰涼,嘴唇青紫,肚子也鼓起來了。

                  母親是怎么死的?一家人質問孫瑞東。孫瑞東卻說,母親沒有死,是“升天”了。大家一聽肺都快要氣炸了,他們得到的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孫瑞東把自己的母親給掐死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孫瑞東痛下殺手,親手掐死了自己的母親?

                  這得從孫瑞東癡迷“門徒會”說起。

                  一個靠勤勞雙手準備致富的人卻相信了“門徒會”

                  孫瑞東的家鄉位于河北省承德縣東北部一個只有13戶人家的小村落。

                  孫瑞東在鄉親們眼里,是一個勤勞肯干、能吃苦,會過日子的莊稼人。

                  孫瑞東17歲時,患有多發性周圍神經炎,落下了后遺癥,右腿不太利索。但這絲毫沒有影響他在侍弄好幾畝地的同時,還種藏紅花、養殖小白蛇,農閑時外出打工,迫切地希望發家致富。

                  ▲孫瑞東家鄉的房屋

                  2004年9月,一名村民的外鄉親戚來到村中挨家挨戶傳教,聲稱能“替人贖罪”,加入該教,不僅能消災避難,而且“祈求就得著”,不需勞作,就可獲得農資、農藥,獲得豐收,更重要的是,可以“進天國”獲得永生,且自己傳的“教”是合法的。

                  大多數村民都只是一笑置之??蓪O瑞東不知怎的,竟慢慢被繞了進去,成了一名信徒。

                  孫瑞東不知道,這打著“合法”旗號的組織,就是徹頭徹尾的邪教組織“門徒會”。

                  偽裝成基督教且危害嚴重的邪教組織“門徒會”

                  “門徒會”又名“三贖基督”“三贖教”“曠野窄門”“二兩糧教”“蒙頭教”,是由陜西省耀縣農民季三保1989年冒用基督教名義,盜用《圣經》內容而創立的邪教組織。所謂“三贖”,顧名思義,指三次救贖?!伴T徒會”宣稱,第一次救贖是諾亞方舟,第二次救贖是耶穌降生,第三次救贖是末日來臨時拯救人類的“三贖基督”,即該組織頭目季三保。

                  季三保宣稱:“耶和華與我直接對話,已定我為先知,是神的替身?!彼麙x“十二門徒”,自創“門徒會”。該教規定,信徒每天吃飯至多不超過二兩糧,因此也被稱為“二兩糧教”。不許信徒去教堂,反對用水施洗,主張“從火里過”。

                  “門徒會”以杜撰的《七步靈程》為基本教義,其核心內容是“世界末日來臨”,拯救者是季三保,他可以讓信徒吃上“賜福糧”。在季三保的誘惑下,信徒們虔誠地相信“世界末日”已經不遠,主動放棄世上的一切追求,專等季三保指令,靜候“主”的降臨,并且多次鬧事,圍攻政府。

                  “門徒會”邪教組織十分熱衷于聚斂錢財,它鼓勵信徒向“神”“獻愛心”,繳納“慈惠錢”“慈惠糧”“慈惠民物”,宣稱,“現在交的錢物越多,將來神賜給的福越多”,賜福的內容是升官發財。

                  “門徒會”還愚弄信徒,宣稱生病是犯了罪,遭受報應,只能投身天國,讓耶穌親自治療,能讓“瞎子復明、瘸子走路、死人復活”。只要虔誠地奉“三贖的名”禱告,生病不吃藥就能得醫治,沒病的則會更健壯,因為“病來源于罪”“只要罪得赦免,病就得以醫治”。

                  “門徒會”的骨干們經常通過禱告為人“趕鬼治病”,而且大肆鼓吹“天國是個大醫院”“吃藥打針白花錢”,害死不少人。

                  “門徒會”要求信徒每人每天只吃二兩糧,不用種莊稼,“神”會賜予他吃不完的糧食。宣揚“不過世俗節日”“不與外幫人結親、往來”;提出要“先爭人心,后奪政權”。

                  “門徒會”組織內部層級分明,體系嚴密,有固定的秘密活動據點,組織內單線聯系,以教內暗號接頭,行動詭秘。

                  近年來,“門徒會”打著“傳福音”的旗號,走街串戶傳播歪理邪說,拉攏群眾入教。

                  為逃避公安機關的打擊,現今“門徒會”邪教人員在宣傳自己的教義時不承認是“門徒會”,在某些地方其教名已經改為“三贖基督”。

                  “門徒會”欺騙信眾的主要宣傳品為:《閃光的靈程》《慈祥的母愛》《圣靈與奉差》《神國與永生》等。

                  ▲“門徒會”準允的教義讀本和宣傳資料

                  “門徒會”已被國家依法取締。該邪教教主季三保在1997年一次車禍中喪生。

                  癡迷邪教難悔改,骨瘦如柴,疾病纏身

                  孫瑞東不知道自己花錢買來的所謂“圣經”,是被肆意歪曲篡改過的,其中的所謂“三贖”“許贖”(許明潮,與季三保同為“門徒會”邪教組織的精神領袖。),只不過是“門徒會”季三保和他自封的“靈里的夫妻”而已。

                  孫瑞東自癡迷“門徒會”后,家里的活兒全扔了。村里不少人開始種蘑菇,孫瑞東的家人也買菌種、搭蘑菇棚、裝袋、上架,忙得不亦樂乎,但孫瑞東卻視而不見,啥也不干。往常村里誰家有個婚喪嫁娶,一般都請他去寫字幫忙,可后來,孫瑞東對這些事一概不再理會。村里人也知道他“中了魔怔”。

                  孫瑞東嚴格執行“門徒會”的“一天只吃二兩糧”的“教規”,讓母親做飯前先稱好糧食。吃飯前,他堅持“禱告”,還逼著母親“禱告”。白天,他很少與外人交流,總是悶坐著出神,有時還痛哭流涕;晚上,他睡不著覺,即使躺在床上,嘴里也在不停地嘟囔啥。

                  春節,家人買了鮮艷的年畫貼上,被他撕掉,硬要貼上“門徒會”的標志。

                  孫瑞東很快變得骨瘦如柴,還時不時哭哭啼啼,說身上“針扎似的難受”。家人幾次帶他到鄉中心衛生院看病,醫生都說沒啥病。

                  為了讓孫瑞東擺脫“門徒會”的精神控制,弟弟孫瑞祥沒少勸他,說“世上哪有不治病就能好”“不勞而獲”的事,可他就是聽不進去。后來,孫瑞祥跑到“傳福音”者所住的村民家里鬧,孫瑞東聽說了與他吵,說“你們不想升天,可別阻止我升天”。

                  夢想“升天”走火入魔,掐死母親

                  孫瑞東的妻子雖然已經過世,一雙兒女常年在外打工,家庭經濟狀況還過得去。并且母親對他特別好,小時候想吃啥好吃的,總是盡力滿足他。17歲那年他生病,為給他治病,母親四處求醫,有時,還孤身一人在夜晚翻越幾道山梁,到鄰縣求醫取藥。

                  母親雖然年屆古稀,但還幫著他挑起做飯洗衣等家務,并經常下地干活兒,減輕了家中不少負擔。

                  然而,誰曾想,就是這個洋溢著融融天倫之樂之家,孫瑞東會把自己的親生母親殺害。

                  2005年6月20日這一天,那天晚上,孫瑞東做了一個夢,夢見教主對他說,只要殺死四個人,就可以“升天”。從夢中醒來,他冥冥中覺得,“必須立即辦這事”。

                  孫瑞東叫醒了熟睡的母親,告訴她要讓她死,接著,就拖她下地,雙手緊緊地掐住她的脖子。迷迷糊糊的母親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一邊掙扎,一邊罵他,并呼喊孫瑞祥。孫瑞東不但沒有手軟,而且更加用力。一會兒,母親便不再動彈。

                  孫瑞東弒母這個消息在村里漸漸傳開了,全村人都深感震驚,繼而憤怒。

                  一個生他養他、年老后還多年照顧他的母親,竟被他活活掐死!這是多么令人心痛,多么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在家人的督促下,孫瑞東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2005年9月27日,孫瑞東因犯故意殺人罪被承德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孫瑞東的母親

                  人們常說,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世上沒有比母親的撫愛更美好更深沉更無私更真切的感情。孫瑞東的所行違背天倫,罪有應得!

                  回顧慘案,不忍卒讀,悲劇的發生,當屬愚昧至極!事實說明:進入“門徒會”,就是踏入死亡之門!

                  “禱告治病”奪人性命,實屬損招

                  家住在湖北省監利縣的徐元康患有精神分裂癥。為給徐元康“禱告治病”,“門徒會”信徒翟新勇以對“神”尊重為由不讓徐元康吃藥治療,將其帶走,并組織近十名信徒三班倒24小時輪流不間斷禱告。

                  翟新勇等人認為徐元康系“牛魔王精”附體,提出不讓徐元康吃藥、進食、喝水,不讓他休息。徐元康病發后,“門徒會”仍實行不吃不喝的人身強制控制,而且持續長達7天,導致徐元康折磨致死。待徐死亡后,眾人仍堅持禱告“死而復生”。

                  ▲受害人徐元康

                  四川省萬源市紫溪鄉柿子壩村農民王承安在成為“門徒會”信徒后,每天都按時虔誠地在“十”字旗面前禱告、懺悔。2008年秋,王承安出現了明顯的病灶,卻認為去醫院是對“神”的不敬,仍然繼續沒日沒夜地禱告、懺悔。然而,病魔卻一天天侵蝕著他的身體。最后,在兒女的堅持下才去醫院被診斷結果為:結腸癌晚期,癌細胞已大面積擴散。醫生說,這類癌癥如果早檢查、早發現,通過手術治愈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但由于王承安癡迷“門徒會,”篤信“神靈”,把醫治病情的最佳時期錯過了,47歲就英年早逝,給親人留下無盡的哀思和悔恨。

                  禱告本是人們祈求美好的一種愿望,但邪教“門徒會”卻給附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說什么“禱告能治病”,以此來激發一些人的興趣,引人入教,將人引入歧途,誤病、害命。

                  以“為神奉獻”“慈惠”“同濟”等花言巧語蠱惑信徒奉獻錢財

                  生活在內蒙古興安盟科右中旗普通牧民特木爾巴根,是遠近聞名的富裕戶。然而自2003年6月夫妻兩人加入“門徒會”后,為了表示對“門徒會”的誠意,夫妻兩人低價變賣了房子和羊,得款10萬元全部繳納了“慈惠”,最終落得一貧如洗、窮困潦倒的悲慘窘境。

                  “門徒會”為了發展邪教組織,常常采用“人人獻愛心,彼此相愛”“慈惠是天國所用,是神的旨意”來騙取信徒錢財。據湖北省鄖西縣警方介紹,“門徒會”邪教組織實施“復興計劃”,在2011年—2014年期間,涉嫌斂財高達4000多萬元。實際上這些錢財通過層層上交,供上層骨干花天酒地肆意揮霍,這對于原本就生活貧困的一些信徒來說,“為神奉獻”的結果,就意味著生活更加艱難。

                  而那些被“門徒會”蒙騙了的信徒,因為把自己一生的積蓄和精神都寄托在“門徒會”上,一旦期待破滅,隨之而來的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居住在湖北的劉宗保就是一例。1992年有人來到村子里傳教,告訴劉宗保生病可以不用吃藥,種地不用施肥。在傳教人的游說下,劉宗保加入了“門徒會”,并且把蓋房子用的兩萬多存款全都拿了出來,獻給了自己所謂的“信仰”。

                  不僅如此,劉宗保還說服自己的妻子一起信教,變賣家當,風餐露宿,在所不惜。由于常年供奉所謂“神”,吃不飽住不好,劉宗保的精神狀態一直很糟糕,但他卻把這些都歸咎于是“神”對他的懲罰。

                  悲劇就這樣發生了。2014年3月3日,癡迷邪教“門徒會”的劉宗保從橋上跳了下去,他的妻子也跟隨丈夫跳河身亡。

                  ▲劉宗保留下的遺書

                  “門徒會”除了上述危害外,還有許多其他陰晦和陰毒的招數,如,宣揚“末世論”,只有信“三贖”的人才能免去災難;“婚家神辦”,包辦婚姻,干涉婚姻自由;信徒每月必須拉一定的人數入會;利用廣場舞拉攏民眾;以傳教為名發生性關系是“轉經”“轉靈氣”;要關上門窗在“得勝旗”即“十字布”下面禱告以及其他衍生種類,同樣需要加以防范。

                  由此可見,“門徒會”這道門萬萬進不得!

                  分享到:
                  責任編輯:力楓
                  小三好多水好会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