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一位“站長”的覺醒經歷

                  作者:秦紅梅 · 2022-07-25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常菲(化名),原在四川省成都市從事餐飲服務行業,丈夫是市農牧局職工,夫妻倆育有兩個兒子,日子平平淡淡也算是過得幸福寧靜。伴隨著上世紀90年代出現的氣功熱,常菲便抱著強身健體的目的,從1994年開始接觸“法輪功”。從此一家人的幸福景象也逐漸隨著“法輪大法”口號的響起而日漸衰落。

                  常菲練功的初衷是為了強身健體,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被歪理邪說迷惑。她開始迷信練習“法輪大法”不但可以祛病健身,還可以青春常駐,使人年輕,認為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堅持學法、練功、修心性,就能長功、積德、上層次,最后還能得“圓滿”成仙成佛。丈夫見妻子自從練功后整個人的狀態差了很多,多次規勸她放棄練功回歸正常生活,但常菲根本聽不進去,最終無疾而終,逐漸二人的感情也變得冷淡,對兒子的教育成長也漠不關心,身邊的親戚朋友也漸漸減少了來往。

                  1999年上半年,常菲為了所謂的“上層次”“求圓滿”,聽從“法輪功”組織的要求,練功之外還頻繁參加聚會,到處散發傳單,后來連工作也顧不上了,兒子也不管了。因為常菲的“努力”“精進”,逐漸成為“法輪功”練習群體的骨干,還在北京見到了“師父”李洪志,并被“師父”指定為“法輪功”西南片區(云貴川)副站長。常菲被師父“提拔”后,內心深受鼓舞,對“師父”的話,更加唯命是從,一步步陷入“法輪大法”更深的圈套之中,逐漸走入極端。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常菲仍不悔改,甚至成為了“法輪功”邪教組織手中的“棋子”,觸碰到了法律底線,為此付出了一定代價。但這并不影響常菲對“法輪功”的癡迷,她認為這是“師父”對她的考驗,更加瘋狂為“師父”賣命。

                  常菲對“法輪功”所謂“上層次”“精進”“圓滿”的追求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家庭和婚姻關系危在旦夕。丈夫為了挽救常菲,找了相關部門尋求幫助,但常菲并不領情,每當志愿者一開口她就閉眼背“大法”,甚至撞墻、絕食,罵這些人是來迫害她修煉的“魔”,幫扶工作一度陷入瓶頸無法開展。丈夫無奈,也只好作罷,從此一家人過出了兩家人的感覺。

                  雖然對常菲的幫助教育一時還沒有起到效果,但是工作人員一直沒有放棄,都在關心著常菲。2013年3月,由于長期黑白顛倒,不分晝夜練功,常菲的身體越來越虛弱,丈夫不忍心妻子就這樣被病魔拖垮,強行把常菲帶到醫院看病。不過,由于常菲練習“法輪功”期間一直相信練功能祛病強身從而斷了醫保,導致看病無法報銷。社區李主任一聽到這個消息,馬上進一步了解情況,并立即協調市社保局、區社保局、建設銀行等相關部門為其補辦手續,補繳了8600元醫保,為她解決了看病醫療報銷的問題。

                  經過這件事,常菲深受感動,對工作人員的戒備心理和對抗情緒也開始降低,信任的種子慢慢開始生根發芽……

                  2015年,常菲被所謂的“朋友”騙了18萬元,這次她主動向社區求助。李主任了解情況后,及時協調街道司法律師為其想辦法,后經過多方努力追回該筆錢。

                  2016年,常菲購買了新房需要裝修,李主任得知情況后,多次幫助其聯系施工隊為其裝修。

                  2017年,常菲母親去世,家里兄弟姊妹因家產分配問題產生矛盾,李主任幫助其請來律師,為其協調家庭矛盾糾紛。

                  此后,常菲遇到問題就會主動找李主任商量,還電話咨詢新政策、新法規,包括詢問疫苗接種和核酸檢測等信息……

                  所謂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再冷的冰山遇上溫暖的陽光也會融化,李主任一次次的援助,徹底打開了常菲塵封的心門。

                  此后,李主任適時與常菲交流,并給她找來志愿者為其做心理輔導,給她觀看反邪教警示教育片,為其講解了大量的宗教和法律法規知識。慢慢地,常菲開始思考:“法輪功”宣揚的“一人修煉全家受益”,但為什么我的修煉帶給家人的卻是痛苦和悲傷?“法輪功”宣稱不參與政治、無標語、無口號,但為什么事實卻全然相反?想到了為了練習“法輪功”,自己戴著假面具生活,偷偷摸摸往買菜人的籃子里塞小卡片,半夜跑出去散發傳單,每每回想起來,常菲心情就越來越沉重。自己虔誠拜師,靜心修煉,沒想到自己竟會生病,救下自己的人不是“師父”,而是醫院的醫生,靠的還是國家的社保,遇到困難時也是國家和政府對自己施以援手……一樁樁一件件,讓她逐漸對自己的堅持產生了懷疑,回想自己以前跟黨和政府作對的種種過往,更是后悔不已,羞愧難當。

                  李主任堅持不懈用實際行動去關心和幫助感化常菲。如今,常菲徹底脫離邪教,回歸正常生活,還和李主任保持了良好的朋友關系,有什么事也向他請教,家人也對李主任也感激萬分。偶爾,常菲還幫著李主任做其他誤入歧途的邪教人員的思想工作,她這一舉動,讓身在一線的反邪教工作人員看到了幫教工作的希望。

                  希望每一名深陷邪教泥潭的人可以早日覺醒,向每一位為挽救邪教受害者而辛勤付出的反邪教志愿者致敬。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小三好多水好会叫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