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凱風專區  >  評論
                  從“統一教”尋求靠山 透視邪教攀附政治的圖謀

                  作者:陳哲 · 2022-07-26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街頭幫自民黨拉選票進行演講時,突遇刺身亡。悲劇的發生源自安倍與“統一教”有關聯,而嫌犯山上徹也在供述中稱,是“統一教”導致母親破產,故對安倍產生怨恨。

                  “統一教”成立于上個世紀50年代,該教以嚴苛的募捐及亂點“鴛鴦譜”而聞名于世。其教主文鮮明生前斂財無數,并被曝出喜歡攀附各國領導人與政客,與日美等多國保守政治勢力關系密切。

                  邪教組織與政治結緣并非什么新鮮事。世界上大多數邪教組織為實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和企圖,掩飾非法行為,想方設法為自己臉上涂粉貼金,往往尋找政治靠山,不惜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取得政客們的默許幫襯,博取保護傘。無論是“統一教”還是“法輪功”皆喜歡巴結拉攏某些政客,虛張聲勢,抬高自己,欺騙信徒。

                  “統一教”與美日等一些政客相互背書,站臺包庇,意圖斂財,導致眾多信徒家庭破裂,財產損失

                  “統一教”教主文鮮明十分熱衷政治。他不僅創立了右翼政治團體“國際勝共聯合”開展反共活動,還一直尋求與美國、日本和歐洲的政治保守團體以及領導人建立關系。

                  日本自民黨極右派、前首相岸信介為推廣反共觀點,視“統一教”為合作伙伴,將其引進日本。岸信介在上世紀70年代自民黨制定《防止間諜法》等反共立法過程中,為獲得財源以及輿論支持,曾經積極利用日本的“國際勝共聯合”,而“統一教”為拉攏岸信介,將日本的總部一度設在岸信介東京住所旁的一棟建筑里,凸顯兩者之間的關系緊密。

                  ▲圖:左(二)為文鮮明,左(三)為岸信介

                  1970年,已卸任多年的岸信介在“統一教”東京總部舉辦的大會上發表演講,鼓吹其在任時簽署的《美日安保條約》,宣傳自己的“反共”政治主張。

                  ▲岸信介在“統一教”東京總部發表演講

                  自上世紀70年代早期,“統一教”信徒就不計報酬地為一些自民黨政客的選舉服務。安倍晉三父親、岸信介女婿安倍晉太郎也曾在選舉中仰賴“統一教”的幫助。

                  有專家表示,幾十年來,“統一教”附屬組織與自民黨議員之間的關系不斷發展,“統一教”為自民黨提供了堅實的政治支持和選票。1986年,“統一教”曾報道稱,在日本選舉中,有130名與“統一教”有關系的人當選眾議員和參議員。1999年日本《周刊現代》發文,曝光日本多名議員參加“國際勝共聯合”組織的活動。該媒體表示,20多名自民黨議員的辦公室里至少有一名“統一教”成員擔任志愿服務者?!敖y一教”受害對策律師聯合會成員渡邊博表示,“統一教”有100多名信徒曾擔任過日本國會議員秘書,他們會將自己所服務議員的言行向“統一教”報告。有的秘書不從議員那里領工資,而是從“國際勝共聯合”那里拿錢。

                  安倍第二次執政后,自民黨和“統一教”的關系進一步走近。在安倍政權中,與“統一教”關系密切的人被委以重任,很多自民黨人士公開出席“統一教”活動,“統一教”會指示信徒投票給某個議員。

                  2021年9月,“統一教”分支團體在仁川舉辦活動,安倍通過視頻發表講話,并向“統一教”負責人和其他與會者表示“敬意”。

                  據報道,“統一教”花費幾十年的時間,把日本打造成為它最為倚仗的獲益中心,一直仰賴日本作為其利潤中心,以資助他們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地舉辦活動。據研究“統一教”的歷史學家稱,盡管“統一教”起源于韓國,但多達70%的財富來源于日本。

                  今天的“統一教”的影響已經滲透日本社會的方方面面。

                  在美國,文鮮明曾經付費邀請美國政界以及娛樂界知名人士參加“統一教”相關活動。上世紀90年代中期,美國前總統福特,以及喜劇演員比爾·科斯比(Bill Cosby)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就曾在文氏贊助的日本和美國華盛頓會議上發表過講話。布什當時的演講費在8萬美元左右。

                  ▲上世紀90年代,文鮮明夫婦與戈爾巴喬夫(中)會面

                  據美聯社等媒體報道,“統一教”曾與美國前總統尼克松、里根、老布什以及特朗普等保守派人士關系密切。文鮮明還曾制定戰略,保護深陷“水門事件”困擾的尼克松,并且還曾舉行集會支持尼克松。2004年3月23日,在美國國會參議院辦公大樓舉行的一場活動宴會上,民主黨籍聯邦眾議員戴維斯將兩頂金冠分別戴在文鮮明及其妻子的頭上。

                  邪教與政治聯姻可謂相愛相殺。在上世紀70年代晚期,美國政府指控文鮮明參與韓國政治勢力賄賂美國國會議員的活動,這些活動的目的是獲得美國政治人士對韓國時任總統樸正熙的支持。文鮮明曾在美被指控有罪,并被判18個月有期徒刑。

                  文鮮明之所以竭力拉攏攀附各國領導人與政客,正如長期專注研究文氏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商業行為和政治舉措的研究員拉里·齊里奧克斯(Larry Zilliox)所說:“只要能為他們提供合法性,他們(‘統一教’)愿為任何人買單?!薄按笕宋镂∪宋?,就是那些可以幫助他們拓展當地企業的人?!比缃?,“統一教”的商業帝國遍布美日,其資本積累擴張無不滲透著壓榨信徒們的血汗錢。

                  據日本全國靈感商法對策律師聯絡會的一項調查表示,在2017年至2020年期間的400多起案件中,日本受害者報告的損失總額高達51億日元(約合24888萬元人民幣)。

                  正是這些政客為“統一教”肆意斂財大開方便之門,導致眾多“統一教”信徒上當受騙,賣淫、賣房,家庭破裂、生活困難、甚至不惜鋌而走險,自殺、自焚,進而殺人。

                  “法輪功”投靠西方反華政治勢力,積極尋找西方主子做靠山,不過是狼狽為奸,互相利用

                  李洪志竄逃海外后,對西方反華勢力和各種敵對政治勢力極力諂媚討好,不遺余力造謠滋事、詆毀中國。中國舉辦奧運會、冬奧會,“法輪功”進行干擾阻撓;從新冠疫情污名化到新冠病毒溯源陰謀論,“法輪功”已成為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卒急先鋒。

                  早在2018年,美國政治評論員卡雷布·茂平(Caleb Maupin)就在《欺騙性地迎合特朗普支持者的反華危險邪教》一文中發出警示,揭露“法輪功”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和平的、以運動為導向的精神團體”,其實是為了在西方人面前竭力掩蓋自己的極端主義和政治色彩,同時欺騙性地迎合討好美國支持者。

                  2019年8月,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在網站首頁發表了一篇標題為《成為特朗普最大支持者的秘密媒體組織之內幕》的文章,揭露了“法輪功”在短短6個月里投入150 余萬美元,在臉書上替特朗普打了1.1萬次廣告的真相。

                  2019年以來,特朗普在臉書上至少推送《大紀元時報》的報道6次,其中部分文章由特朗普團隊撰寫。特朗普的長子也數次轉發《大紀元時報》的報道。

                  ▲美國 NBC網站節目,揭露“法輪功”媒體支持特朗普的動機和方式的視頻截圖

                  2020年7月20日,一份由時任國務卿蓬佩奧簽署并發表在美國國務院網站上的公開聲明,指責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組織這一舉措。

                  2021年3月1日,“美國媒體大事記”網(Mediamatters.org)登載調查報告認為,《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電視臺等“法輪功”邪教媒體及其社交媒體平臺頻道,散布大量有關大選的虛假信息和謠言,最終導致1月6日發生國會大廈暴動事件。

                  “法輪功”之所以甘愿充當美國國內政治斗爭和反華勢力的馬前卒急先鋒,其實是為了在西方人面前竭力掩蓋自己極端主義政治色彩,以便尋找西方主子做靠山,同時欺騙性地迎合討好美國支持者,為逃避自己的罪惡行徑,尋得茍延殘喘的機會,尋找自身保護傘的投機行為而已。

                  邪教組織大都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圖謀和野心

                  客觀上說,邪教主在創立之初,大多為了斂財,但當邪教組織坐大成勢后,往往居心叵測,貪得無厭,妄圖將信徒的愚昧盲目,衍變為自己對抗社會、制衡政府的政治資本,將教徒的精神信仰轉化為社會運動,最終奪取政權,在一個國家乃至全人類建立政教合一的集權體制。

                  日本“奧姆真理教”組建“真理黨”,試圖通過參加選舉打入國家權力核心?!罢胬睃h”在參加日本的眾議院選舉中,全軍覆沒。麻原彰幌自稱“神圣法皇”,仿照日本內閣,構建東西信徒廳、諜報省、防衛廳、外務省等21個“省廳”機構,并起草了“真理國基本法律第一次草案”,把自己樹為“真理國”的最高統治者。

                  日本“幸??茖W教”教主大川隆法創建了一個政治平臺,聲稱,在日本同中國和朝鮮沖突中,發揮鼓舞日本國民的作用。2009年5月25日,法新社登載題為《日本“幸??茖W教”成立政黨》報道稱,“幸??茖W教”成立政黨“幸福實現黨”,稱朝鮮是“黑幫”國家,修改二戰后的和平憲法以應對“北方發射導彈”威脅,重整日本軍事。該黨的饗庭直道(Jikido Aeba)還自比美國總統奧巴馬,準備當選首相帶領日本開啟“日本夢”。

                  “人民圣殿教”曾以“人道主義關懷”的姿態,參與美國的民權民運活動。教主瓊斯夢想有朝一日成為美國的最高統治者,把全美國變成像他的邪教組織一樣的“信徒的國家”;印度“拉杰尼希運動”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企圖暗殺美國司法部部長查爾斯·特納,為打擊持反對態度的候選人,利用生物恐怖襲擊操縱選舉,導致700多人中毒;上世紀90年代初,偽印度極權主義教派“超覺冥想”頭目瑪哈里西在美國成立了“自然法政黨”以擴大自己的勢力范圍;2016年8月9日,由于散播極端主義傳單,俄最高法院清算了由邪教“斯韋特蘭娜·佩烏諾娃發展學院”頭目成立的“權力黨”;“全能神”邪教則號召信徒與“大紅龍”展開決戰,建立神的國度;“門徒會”邪教在個別地方操縱農村基層組織選舉,任命骨干,采取“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企圖奪取基層政權;“主神教”則公開叫囂要打倒“人的國”,建立“神的國”,由“主神教”信徒“管理國家,治理國家”。

                  還有一些邪教組織如美國“大衛教派”和智利“尊嚴殖民地”秘密購置武器,訓練軍事力量,妄圖糾集成一股與國家和政府長期對抗的政治軍事勢力。他們甚至還密謀在政府要害部門培植親信,安插骨干,非法竊取情報,以期在與政府的較量中搶占先機。

                  正如俄羅斯專家亞歷山大·諾瓦帕申所說那樣,邪教的關鍵詞是“渴望權力”。金錢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權力。任何邪教都對政權抱有幻想,如果不是覬覦國家政權,那么至少是覬覦其組織的權力。所以許多邪教建立了政黨。

                  “鬼神興則邦衰,邪教興則國亡”。邪教組織的產生具有歷史性復雜性,不會立即消亡,與邪教組織的斗爭將是長期艱巨的任務。在全社會樹立反邪教意識,培養斗爭精神,形成對邪教組織的強大威懾,彰顯正義力量,相信將無邪教立足之地。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小三好多水好会叫床